影片連結: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_CQIC_mw1R4

重點一覽

0:15
想像一下自己正在玩大富翁游戲,只不過在這個游戲裡面,那些幫助你贏得勝利的因素,比如「技巧、才能、和運氣」,在此已無關緊要,就像人生一樣-因為這個游戲被操縱了,而你已經占了上風:你有更多的錢、有更多在棋盤上移動的機會、以及更多獲得資源的機會…。在你想像這個經歷的時候,我想讓大家問一下自己,一個被操縱的游戲裡面,作為一位優勢玩家的經歷,會如何改變你思考自我、和對待對手的方式?

0:55
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,我們做了一個試驗,來研究這個問題。我們招募了100多對陌生人到實驗室,通過擲硬幣的方式,隨機選定兩個人中的一位,作為游戲中占上風的玩家-他可以拿到兩倍的錢…,而且可以同時擲兩個骰子而不是一個,所以他可以在棋盤上移動更多。在接下來的15分鐘內,我們通過隱藏式攝影機觀察了現場情況…。

1:47
(實驗中…)玩家們很快就意識到,這個游戲明顯有點奇怪:一個玩家比另一個玩家,明顯有更多的錢。隨著游戲慢慢進展,我們觀察到兩個玩家,開始有一些明顯不同的表現:富有的玩家,在棋盤上移動的聲音更大,移動的時候,幾乎是在狠狠砸棋盤;我們也看到了富玩家們更多的「霸主」信號、肢體動作、權力的顯露、以及互相慶祝。

2:23
我們在旁邊放了一碗椒鹽卷餅,就在(錄影畫面中)右下角,這使得我們可以觀察玩家吃椒鹽卷餅的行為,我們就是看看玩家吃了多少椒鹽卷餅。…不出所料,大家覺得有問題,起先他們好奇那一碗椒鹽卷餅為什麼會那裡…,但盡管如此,整個遊戲現場的主導形勢(一面倒的情勢)還是不可避免,而那些富有的玩家開始吃更多的椒鹽卷餅。

3:09
游戲繼續進行,我們發現了一個很明顯的有趣現像,就是富玩家,開始對另一個玩家表現得不友好,對那些可憐玩家的貧窮困境,越來越不敏感,開始越來越頻繁的炫富,更喜歡展示他們正在做的一切。(錄影畫面中)富玩家:「我什麼都買得起」、「你還欠我24塊,你很快就要輸光了,我要買它,我太多錢了,那麼多花都花不完的錢」;富玩家2:「我要把整個棋盤都買下來」;富玩家3:「你很快就要沒錢了,我已經差不多不可戰勝了。」


3:58
下面是我覺得,一個非常非常有意思的現象:在15分鐘要結束的時候,我們請玩家談論他們在游戲中的經歷,當富玩家談論他們在這個「被操縱」的游戲裡面為什麼必勝的時候,他們提到了「自己」為了買到不同地產、和贏得游戲勝利所做的努力。而他們忽略了:這個游戲一開始的不同形勢-也就是「投擲硬幣」,已隨機決定了他們哪一個能獲得優勢。這對我們理解大腦如何看待「優勢」提供了非常好的啟發。(香港《窮富翁大作戰》節目也與心理學家合作做了相同的實驗,結果贏家-即一開始的優勢玩家同樣也對自己的獲勝作出相同的理解:認為是輸家技術不夠好的問題,卻沒有考慮到自己先天上的優勢。類似的「沒有不景氣,只有不爭氣」說法,在我們已了解到今天的貨幣體系是一個必然產生失敗者的制度、及景氣循環的原因後也不再適用了,因為這只會更加步向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。)

4:51
我們可以用這個大富翁的游戲作比喻,來理解我們的社會以及「社會分層」-也就是有的人,有大量的財富和地位,而很多人沒有,他們僅有很少的財富和地位、以及很少獲得寶貴資源的機會。…(講者過去參與進行過的許多研究中)大量研究都表明,當一個人的財富增加時,他們的「同情心」和「同理心」下降,而他們的「優越感」增加,也更注重「個人利益」。在調查中,我們發現,富有的人更可能,把「貪婪」定義為好的,把對「個人利益」的追求,定義為有利的、道德的。

6:07
我們在這一領域最初做的一些研究,觀察了助人行為…,我們很想知道什麼人更傾向於,給其他人提供幫助,富人還是窮人?其中一個研究,我們把一個社區的富人和窮人都帶到了實驗室,給了每個人10美元,我們告訴他們,他們可以把這10塊錢給自己用,也可以把其中一部分拿出來分享,如果他們願意的話,跟一個陌生人分享-一個永遠不會再相遇的陌生人。我們觀察人們給了多少。那些年收入為2萬5千,甚至低於1萬5千美元的人,和那些年收入為15萬,甚至20萬的人比起來,多給了44%!

7:02
我們還讓人們玩游戲,看看什麼人更可能為了贏得一個獎品而作弊。其中一個游戲,我們其實操縱了電腦,使得某些數字不可能出現,這個游戲裡面…,越富有的人,越有可能在這個游戲中作弊,去爭取那個最終能夠贏取50美元現金的分數,可能性甚至高達3到4倍。

7:32
我們還做了另一個實驗,觀察人們是否會從糖果罐裡面拿糖果,糖果罐上清楚地寫著:「給小朋友預留」,…我們明確地告訴了參與者,這一罐糖是給隔壁發展中心的小朋友準備的,…然後我們觀察這些參與者拿了多少糖果。那些感覺富有的參與者,比那些感覺貧窮的參與者,多拿了兩倍的糖果。

8:09
我們還研究了汽車,…不同類型汽車的駕駛人,誰更傾向於做一些違法的事情。其中一個實驗,我們觀察了駕駛人在碰到行人(我們安排的)過馬路時的停車行為。在加州,…法律規定碰到行人要過馬路,我們必須停車,下面我告訴大家我們(的實驗)是怎樣做的:左側是我們的研究人員,裝作一個行人,他正要過馬路…(下略)。幾天內,我們測試了幾百輛車,記錄誰停了誰沒有停,我們發現,隨著車價的增加,駕駛人違法的傾向,也增加了-在我們的廉價車系裡,沒有一輛車做出違法行為,而在我們的昂貴車系裡,有接近50%的車都違法了。

9:37
我們還做了其它研究並發現,越有錢的人越有可能在談判中說謊;贊同工作中的不道德行為:比如從收銀台偷現金、受賄、忽悠唬弄顧客…等。


9:52
我並不是說,只有有錢人會表現出類似的行為,完全不是。事實上,我覺得我們每個人,在我們日常的分分秒秒中,都要跟這些「(自私)動機」作鬥爭:什麼時候、以及是否把我們的利益置於他人的利益之上?

10:33
我們的發現是,你越有錢,則越有可能,去追求一種「個人」的成功、「個人」的成果和成就-這可能是建立在對旁人的損害之上。


11:14
(今天的美國社會)頂層20%的(富有)人口,擁有整個國家接近90%的財富-我們正在經歷史無前例的經濟上的「不平等」,而這不僅意味著財富更多地聚集在為數很少的一群人手裡,還意味著「美國夢」(意指「人人只要努力都有相同的機會獲得成功」)對越來越多的人來說,都變得越來越遙遠。如果事實果真如我們發現的那樣,你越有錢,就越發覺得這些財富是你應得的、越會把自己的利益置於他人的利益之上、越會做那些利己的事情…,那麼沒有理由可以相信,這個(社會不平等)現狀會有所改變,事實上,我們有更多的理由認為情況會變得更糟糕。

12:11
經濟上的「不平等」,…會讓個人和集體都變得糟糕,不僅僅是(社會)底層的人,是每一個人,有很多來自世界各地頂級實驗室的非常有說服力的研究,展示了日益增加的經濟「不平等」造成的影響範圍「社會流動性」(從一種社會階級流向另一種社會階級的變化)、那些我們非常關心的東西,如身體健康、社會信任…,都會隨著「不平等」的增加而削弱;同樣的,社會中負面的東西:比如肥胖、暴力、徒刑和刑罰…,都會隨著經濟「不平等」的增加而加劇,而這些後果,不是只有少數人所承擔的,而是會影響社會的各個階層,即使是在頂層的人也要遭受這些後果。

13:13
那我們該怎麼辦呢?這些帶有延續性的,有害的負面影響,看上去像是什麼東西失控了,而我們無能為力,特別是作為個人更是無能為力。但事實上,我們發現,在我們自己的實驗室研究中,小小的「心理干預」,「價值觀」的小小改變,某些特定的微小「暗示」,就可以將「平等」和「同理心」恢復,比如:提醒人們「合作的好處」,或者「社區」(或稱「互惠社群」)的優點,就能夠讓富人和窮人一樣關注「平等」。其中一個實驗中,我們讓參與者看一短片,46秒,關於兒童貧困,以此提醒大家周圍人的需要,看過這個視頻後,我們觀察了他們為實驗中一個陌生人提供幫助的積極程度,(結果)看完這個視頻一個小時後,富人變得和窮人一樣大方,他們願意花時間幫助別人-幫助那些陌生人,這意味著這些差別不是與生俱來或一成不變的,它們很容易改變,只需要「價值觀」的微小變化,「同情心」的一點點推動,和「同理心」的輕微觸碰。
創作者介紹

「時代精神運動(TZM)」與「維納斯計畫(TVP)」不懶人包

Innova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